新年的钟声

在一个多月前,我没有想到,新闻里不明原因的肺炎会发展到这种地步。那是12月初,我还在广州为断断续续的考试复习,偶然间看到几则关于武汉出现不明原因肺炎的新闻,我还不以为然,心想武汉拥有亚洲数一数二、全国最先进的病毒研究所,肯定不会有事,病毒此番前来是羊入虎穴,必会被杀得片甲不留!

1月18日晚,晨曦突然打来电话,我还有点奇怪,自从他高中毕业之后已经好长时间没有联系过了,还猜想他是不是想叙叙旧。结果他说是打错了,不过和我提到了他妈妈在人民医院呼吸科已经有很多发热病人了,让我注意小心。我当时还把他打错当成玩笑话说给我妈听,并没有过多注意其中更重要的信息。

1月19日,好多天没出门的我,被老妈赶出门买衣服和理发,街上人来人往,好不热闹,在公交车上耳机还差点被挤掉。

1月21日,我看到TT发来消息,说他22日来仙桃,想要中午吃个饭,我答应了。22日中午全副武装出门,寒风吹得我有点冷,街上没什么人,但戴口罩的人极少。看见公交车司机也带着口罩的时候,我把口罩的鼻梁处捏了捏。见面后,两人都有些紧张,有一搭没一搭地说一些话,中间插着一些疫情的新闻,然后连忙找话题绕开,以免显得太紧张。最后,吃了饭没坐多久就各回各家了。

之后我就没再出过门,在手机上浏览着各路消息,电视上看着播报的新闻,看着各市封城,事态发展越发严重。

其实今天的春晚挺好看的,可以说是近几年最好看的一次了。本来还有点开心,但是新年的钟声敲响之前几分钟,刷微博的时候无意中点开了一个护士崩溃大哭的视频,我突然感觉身边的快乐一下子都消失了。我在想在庞大的社会语境下,我们都在强调医护人员群体的奉献精神,但是他们作为个体的喜怒哀乐无意中被我忽略了。

各大医院医疗物资纷纷告急,被我们称为战士的医生护士们时刻面临着弹尽粮绝的绝望境地。

地方医院根本没有检验手段,可能我们看到的个位数的背后,是个可怕的数字。

再想起前几天看表演的那群领导,想想今夜医生们简单的年夜饭,是真的高兴不起来了。

新年的钟声此刻敲响,电视里的热闹气氛让我心中的悲凉更甚了几分!

我曾经想做一名医生,但是被家人和叔叔阿姨疯狂劝阻了。我想做历史洪流中的一朵浪花,可是在此刻,和以后类似于此的时刻,我都只能做一珠无形的水滴罢了。不过,在此情形下,对于我们普通人来说,不添乱就已经是最大的帮助了。

Share

公子小白

SOS团团员,非外星人、未来人、超能力者。。。

You may also like...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